英媒:加泰罗尼亚与苏格兰独立之路殊途不同归

加泰罗尼亚这次不被承认的独立投票,让人想起2014年的苏格兰公投,尽管实质发展目前看来相去甚远。数年前我前往巴塞罗那旅游,曾在街头遇见独立游行群体。一个高举横幅、面孔上画着非官方民族旗帜的当地人说,自己从爱丁堡大学留学归来,曾亲历苏格兰公投,并将之视为自己的“人民”追寻独立的灵感。批准公投的英国前首相卡梅伦——尽管现今因批准脱欧公投结束了首相生涯——成为不少加泰罗尼亚人心目中的英雄。苏格兰公投被被视作中央政府协调地区独立意愿的有尊严又讲理的一个先例。

但如果细究政宪、经济、历史等方面的差异,可以发现为何这两个看似相似的独立运动,会走上不同的发展方向。

政宪差异

西班牙宪法第二条例即写明西班牙的不可分割性,也注明西班牙的国家主权属于全体西班牙人。相比之下,英国作为一个“联合王国”,其内部地区的政治紧密度从本质上便有所不同。马德里政府可以依宪拒绝局部公投,并以此作为策略,使加泰罗尼亚内部的激进派与温和派产生冲突,从而缓解局势。

因此,尽管加泰罗尼亚人宣称公投是解决问题的民主做法,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却可以在本月21日发言说:“没有任何民主国家的政府能够接受自己的法律被侵犯、无视、擅改。”英国首相特里萨·梅亦表态:“西班牙人民应当依法遵从国家宪法。”

除了宪法对地区政治权利赋权不同,以现实中的政治权力而言,苏格兰也强于加泰罗尼亚。两地都有与中央政府分开的议会,由民主选举选出。然而,当地议会的权力不可同日而语。

以税率制度为例,自2016年4月以来,苏格兰能够设定自己的所得税;加泰罗尼亚则由马德里设定税率。这一来反映了两个地区之于中央政府的权力格局强弱,二来解释了加泰罗尼亚人民更强烈的不满:许多人觉得自己的付出多于收获。2014年加泰罗尼亚在税务上向西班牙上交的税务超过其所得118亿美元。不过,英国媒体报道表示,政府预算的重新分配十分复杂,譬如中央政府对当地学校、医院等机构的投资会给整个计算结果带来不同。

经济比重

每个政治故事里,大都有一个经济上的章节。从上面说到的税率自治,就可窥见一斑。

加泰罗尼亚是西班牙最为富有、最高度工业化的区域,堪称全国的经济马达。它坐拥全国20%的GDP,16%的人口;如果成为一个独立国家,经济体量约在丹麦和芬兰之间。它吸引流向西班牙的三分之一的投资,也生产西班牙三分之一的出口商品。重要行业包括金属工程、食物处理、医药化学等,并拜巴塞罗那所赐,有兴隆的旅游业。高迪、毕加索等天才,让巴塞罗那成为许多人心中的艺术之都。巴塞罗那更是地中海最大的港口,以及世界第四大游轮目的地。世界闻名的两所商学院ESADE和IESE也坐落于此。

相比之下,苏格兰只占英国国内生产总值的7.5%,以及8.3%的人口。爱丁堡固然是经济重镇,却不能令国都伦敦失色。从经济角度来说,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对于西班牙而言,更是不能承受之重。

历史渊源

加泰罗尼亚和苏格兰都在18世纪初,与和更大的政治体形成统一国家,然而统一的方式颇有不同。

苏格兰议会通过签署《1707联合法案》,相对和平地与英格兰建立联合王国。

加泰罗尼亚则在腓力五世的西班牙王位继承战争中,于1714年因军事征服而被兼并。自此,加泰罗尼亚的民族主义者就为自由而抗争,并于1932年取得一定自治成果。然而,自1939年弗朗哥成立独裁政权以来,加泰罗尼亚民族主义受到强烈镇压,当地制度、语言等被大规模抹杀。

美国政治学者、民族主义奠基人本尼迪克特·安德森将民族定义为“想象的共同体”,而历史渊源是使人们“想象”自己是否属于一个民族国度的重要途径。苏格兰与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限在不同历史阶段都有所起伏,但加泰罗尼亚对独立的求索之路显然伴随着更多血腥。不难理解加泰罗尼亚人对西班牙的归属感更加犹疑,以及西班牙政府对当地独立倾向的压制强度背后写满了历史先例。

历史、政宪、经济等方面的不同,让这两个西方民主国家内部看似相似的独立运动去往不同方向。当然,不论异同,苏格兰和加泰罗尼亚的独立倾向,以及倘若独立后与日渐动摇的欧盟的关系,都将继续成为英国和西班牙政府的一大问题,也是西方民主制度在21世纪发展的一大看点。

小提示:下一页会更精彩哦

index Copyright 2013-2017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权所有